張江生物銀行:不存錢,“利息”卻惠及全民健康

字體: | 發布時間:2018-02-28

  在張江示范區核心園,有一家特殊的銀行——存在里面的不是錢,而是人的組織、細胞、血液及腸道微生物菌群等。作為張江科學城首批開建的重要基礎設施工程,張江生物銀行已擁有千萬份生物樣本存儲能力,是目前中國惟一的生物銀行,預計將來存儲能力將翻番。

  每天都有來自全國各地的生物樣本經處理后存入這家銀行,也不斷有樣本被取出,用于基礎、臨床與轉化研究。存取之間,生物銀行扮演著研發助推器的角色———樣本是整個生物醫藥研究的基石與關鍵環節,有了它,診斷標志物、藥物靶點開發等才能成為“有源之水”。

生物醫藥研發提速上百倍

  走進生物銀行,一排排保險柜樣式的橘紅色抽屜分外顯眼,每只抽屜里存儲著126張郵票大小的石蠟切片,每張“郵票”上約有幾十到幾百個紅點,這是被病理專家圈出來的一個個腫瘤樣本。

  另一間屋子里,穿著白大褂的工作人員正在將原始樣本挑出來,并“印”到“郵票”上。他們先將切片放在石蠟上,然后在顯微鏡下用特制針管朝專家圈定的地方一戳,病變組織細胞就被采集下來了。將幾百個直徑小于1毫米、厚薄只有4微米的樣本擺放在另一塊郵票大小的玻璃上,經染色處理,一塊組織細胞芯片就做好了。

  生物芯片上海國家工程研究中心主任郜恒駿教授說,盡管樣本尺度變小了,其中所包含的信息卻一點也沒少。通過專業數字化病理系統掃描錄入,細胞形狀、結構、大小、來源,乃至患者家族史、生活習慣、臨床資料等樣本信息被一一記錄下來,再經過自動化分析,產生海量數據。從在顯微鏡下觀察標本,到在電腦上快速讀取圖像和數據,生物醫藥研發提速上百倍。

  生物銀行安放著好幾臺可保持-80℃的巨型冰柜,血清、血漿、血細胞和DNA核酸等樣品大多存儲于此。在低溫中處于“冬眠”狀態的樣品一旦被“喚醒”,將在實驗室中被物盡其用。

樣本產出一大筆“科研利息”

  盡管張江生物銀行已具備千萬份樣本存儲能力,流程、管理完全與國際一流生物銀行接軌,但比起建一座生物銀行,郜恒駿現在考慮更多的是如何用好我國生物銀行資源,為生物醫藥創新作貢獻。

  于是,上海張江生物銀行在生物樣本庫基礎上,還設立了高通量基因組學、轉錄組學、蛋白組學等一站式研究平臺。眼下,存儲的生物樣本已產出一大筆“科研利息”———促進了16個研發成果快速轉化成產品,其中四款已拿到國家食品藥品監管總局核發的醫療器械證書。比如,肝癌早篩早診家庭自測試劑盒“愛福陪”,就是從眾多肝癌生物樣本中“攢”出來的“利息”。

  郜恒駿說,張江生物銀行存儲著各類腫瘤樣本,研究者只需將含有某種靶點的藥物批量注入樣本芯片,就能確定腫瘤細胞對此是否敏感,從而確定藥物是否有效。世界頂尖生物醫藥公司大都通過這一方法篩選研制新藥。

  “未來,我們要在保證數量的基礎上把重大專病特色做出來,再建三到五個特色樣本庫,如幽門螺桿菌耐藥菌株、腸道微生物、早期腫瘤樣本庫等。”郜恒駿說,上海擁有極其豐富的生物樣本資源,若能把分散在各家醫院的優勢臨床學科樣本集中存儲起來,為全國乃至世界(國際合作)科研提供樣本,“利息”就會越滾越多,讓更多生物醫藥研發成果惠及普通百姓。